长沙布艺沙发销售交流群

同床共枕三年女友,不及这五百万支票

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
  • - -
楼主
  

华夏东海市,春江茶楼雅间内。

林飞将一壶三百块的龙井倒出了两杯,微笑递给了对面的苏恒一杯,两人是大学的同窗在他看来感情很深,他鼓足了勇气,终于开口道:“苏恒……其实今天找你来没别的事,就是你欠我那三万块,能不能还我了?我有急用。”

若非女友家催着他买房,林飞真不好意思要,即便这钱已经借出去四年了。

喝茶的苏恒一听,当即脸色拉了下来!

因为他手头也不宽裕。

最近炒股还欠了一屁股债,整天被社会上的人追账,今天接了林飞电话,本来还想朝对方借点救急,却不想林飞也是来要债的,苏恒可没有看起来这般憨厚,而且下学之后一直混迹社会没怎么上班,养成了吃喝玩乐,耍赖无耻的货色。

他了解林飞,知道这个老同学爱面子,而且人木讷,心里冷笑,便就有了主意。

“要钱?呵呵!老同学你这也太不顾情面了!当初我创业失败,可是你非要借钱让我重头再来的,然后还说啥时候还都行,现在却来催我!再说当初我搞公司也是你提议的,最后赔的房子都没了,这钱你还好意思要?!我都是被你害的!”

苏恒倒打一耙道。

其实房子是赌博还了高利贷,但他知道这般说,能唬住林飞。

果不其然,本来就感觉不好意思催债的林飞,当即哑然!一双眼看着苏恒虽有怒色,却压住了火气,因为林飞在乎的是两人的同窗友谊。

“我有急用。”

林飞又道。

“急用个屁啊!这种谎话我听多了,这点屁钱你至于撒谎骗我过来吗?!大学四年我可是没少帮你打架?帮你打饭吧?算我看走眼了!想不到你这几年变得这么势利小气了!”

“……苏恒你……”

“闭嘴吧,吝啬鬼!我出门没带钱,这块家传的古玉抵那三万块,以后咱俩井水不犯河水!情义断绝!再见!这茶我请了!”

站起身苏恒在桌子上丢下一个玉吊坠,还有二百块茶钱,转身气呼呼的摔门走了!林飞懵了,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天经地义要个拖了四年的外债,竟然被人耻笑?还绝交了?!

走出门后,苏恒加快脚步出了茶馆上了一辆现代车。

“恒哥,办完了?”

“完了,一个傻帽还想借我钱,被我推了,老子有钱也是留给你花的,他算老几!”

苏恒讨好道,身边刚上手的妩媚女子顿时笑的花枝乱颤,两人随即坐车去了不远处的快捷酒店。至于那块所谓的古玉,苏恒才不稀罕,因为是花了二十块小摊上买来装壁用的,抵了林飞三万块,他赚了。

所谓情义千斤,敌不过胸脯四两!

林飞气的胸膛起伏,脸色铁青!

他想要冲出去找苏恒理论,却没那勇气,不是他怕打架,而是心里还有底线。

嘭的一声!拳头砸在茶桌上,四年同窗友谊与三万欠款在他心里瓦碎。林飞拿起那块所谓的古玉,打量一眼就知是赝品,他在东海市嘉盛拍卖公司上班,多少还是见过一些古玩,有些眼力的。

手死死攥住这块古玉,林飞恨不能吼一嗓子。

咔嚓!

古玉竟然被他捏碎了!林飞更是愤怒,尼玛这玩意假到了什么程度?!展开手一看,还划破了手掌,一道殷红的鲜血流了出来,他赶忙想拿纸擦一下,就在这时,手心却忽然传来一阵诡异的灼热感,就像是被火红的烙铁烫了一下!

紧接着脑袋眩晕不已,双眼更是针扎般刺痛!差点倒地。

林飞赶紧扶住茶桌,过了四五分钟才恢复正常,但脸色却是白的骇人,他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些,感觉方才很邪门,再看看被划破的手掌,顷刻呆住了。

因为居然没血了!

连伤口都没了……

林飞眼睛睁的很大,将手掌放在眼前,一脸震惊的看着先前断碎,此刻却变成粉末状的所谓古玉。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!最后只能用剩余的茶水将手上的粉末冲洗掉,然后拿纸抽擦擦手,匆匆离开了茶馆。

他现在很烦,因为三万块要不回来,就没法凑齐首付买房子,那么女友的家人更要刁难了。

出门之后,林飞没立即回家,而是一边沿街走,一边在思考怎么解决眼前的问题,双眼总有些发涩发痒的感觉,林飞用手揉了几下也没在意。

走出三个街道之后,他被眼前黑压压的围观人群挡住了去路。

停步一看,原来是电视台举办的鉴宝栏目,很多的市民都将家里压箱底的宝贝拿了出来,不仅可以得到专家的鉴定估价,最后选出的前五名古玩宝贝,还能给予证书以及奖金。东海市古代可是海运重地,有很多的富商高官聚集,遗留下来的宝贝自然不少。

郁闷的林飞,索性也看起了热闹。

青花瓷,青铜器,红木屏风,金银饰品,还有不知什么河沟挖上来的阴沉木,一件件摆上了展台,供专家鉴定。

有些人宝贝被肯定,估价暴涨,便一脸激动兴奋,有些人被否定,宝贝成了赝品一文不值,便脸色发白,或者恼怒,极其不爽的下台了。

林飞看着看着,感觉比自己郁闷的大有人在,心情反而好了很多。

就在这时他身边的众人自觉闪出了一条路,然后便见一位身材肥胖,脖子上戴着一条醒目金链子,肥头大耳的男子走了进来,很多人还恭维讨好的称呼了一声“刘爷!”

林飞因为看台上看的出奇,一时没有让路,便被这刘爷的跟班,狠狠一推险些跌倒,一个踉跄险险站在了一边!“看什么看,不服啊!滚一边去,别特么挡路!”跟班嚣横道。

而这刘爷更是轻蔑的扫了林飞一眼。

林飞观察一下周围人的表情,就知这人身份不低,他作为土鳖一个,没权没势,自然知道与这种人理论,就是自找没趣,于是选择了沉默,心里慰问了一下对方的祖宗十八代。

“刘爷,您今个也有时间过来参加鉴宝了?”

一位尖嘴猴腮的男子媚笑道。

“对啊,看见没?元朝的佛像,最少也值几百万,我今天来,就是让你们长长见识,也让台上几个老专家给我评个证书!知道这佛像怎么来的吗?”

刘爷摸着鼓起的肚腩语调一转,冷笑道。

身边另一外强壮的跟班,亮了一下怀里抱着的陶制佛像,看造型确实是元朝的玩意,而且充满了老玩意的色泽与韵味,顿时令现场的人都是眼中泛起羡慕嫉妒。

“……不清楚,应该是刘爷慧眼如炬,淘来的吧?”

尖嘴猴腮的男子又借机拍了马屁。

“哈哈,你小子真有眼光!这特么是邻省一个傻帽上次去红峰街出售被我发现了,想买他还不卖!老子领了一帮人现场就把他削了,丢下二十万拿了这件宝贝。不过这钱不是买佛像的,而是给他的医药费!老子仗义吧?够慷慨吧?!就怪对方不长眼,非要跟我玩,这不把自己玩残了,佛像到头来还是我的。”

刘爷轻描淡写的道。

身边的众人一听,顿生一股恶寒感!

这明明是巧取豪夺的行径,令人憎恨,而刘爷却说的天经地义,甚至拿来炫耀,果真人渣一个!真没辜负了他在红峰街臭名昭著的口碑,而红峰街正是东海市的古玩一条街。

不过现场的人,谁敢说他无耻?说他卑鄙?

只能是沉默不语!

刘爷与跟班一看众人表情,更是嚣横得意。

尖嘴猴腮的男子再次捧他几句后,刘爷与跟班抱着佛像便上台了。

林飞瞅着对方的身影,敢怒不敢言,这种禽兽,如果他有足够的能力,真想扇几巴掌!周围的人也悄悄低语议论,说着刘爷的那些卑劣事迹,让人咬牙切齿。

上了台之后的刘爷嚣横不减半分,甚至对几个老专家指手画脚,节目组一看对方像是地头蛇,也不敢过分阻拦,只能稍稍提醒几句。

不过报应很快就来了!

四五分钟的鉴定后,刘爷傻眼了,表情发白!身子僵住了!

现场一阵议论,讥笑!

这佛像居然是假的!

六位专家给出了一致的鉴定结果,甚至给刘爷对赌,如果鉴定错误,愿意支出一千万。上去时刘爷耀武扬威,神采奕奕,下来的时候却是六神无主,有些郁闷气急了,谁也不敢招惹此刻的刘爷。

角落里唯有林飞,一动不动神色出奇的激动!

此时此刻,他甚至都听不到周围噪杂的议论声,耳中只听见自己的心脏嘭嘭嘭在跳着,一双眼简直快要瞪出来了!没有人注意到,他的眼在盯着刘爷跟班手中的佛像。

林飞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!

因为他的视线,居然奇妙的拥有了匪夷所思的透视能力,直接穿透了佛像表面,钻了进去!他起初以为是眼花了,再试几次又是这样!林飞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,但身子还是不争气的在微微发抖,呼吸都有些急促了!

浑身的鸡皮疙瘩更是冒了出来。

这种震惊无以复加!

恐怕是谁遇到这种遭遇都会如此。

而视线穿透佛像表面之后,他更是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,让他全身血液再次加速!

若刘爷是个慈眉善目的大好人,林飞也许会坦然告知对方这个秘密,对方不仅不会赔钱,还能大赚一笔。可惜这刘爷令人憎恨,多行不义!光是林飞从身边人口中听来的他那些卑劣的事迹,就气的牙根痒痒。

所以这个秘密,林飞决计不会说。

相反,他嘴角反而挂上了一抹隐晦的奸笑。

就在刘爷垂头丧气,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,林飞忽然站了出来,道:“刘爷,不知这佛像能转手给我吗?我妈信佛,我想买回去给她供着,其实这佛像品相不错,也是件精品啊。”

此言一出,不仅刘爷与跟班愣住了,就是其余众人也是一怔!

花钱买个赝品,这人有病!

脑袋被门挤了!

刘爷顿时有些狡黠的笑容浮现,“成!但价格不能太低,虽然是假的古董,但也算个艺术品吧?我便宜点给你,两千如何?”

“太贵了,再低点吧,一千五可以吗?”

林飞装作不懂行,小心翼翼试探道。

而刘爷更会演戏,明明心里暗道遇到一个大傻帽,脸上却愣是演出一副极其肉痛的表情,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,才道:“好吧!看你是一片孝心,就一千五转给你了!但交易完成,可不许耍赖了!这玩意我完全是赔钱给你的,快拿钱,趁我没后悔现在就给你。”

周围人看的雪亮,还有人朝林飞使眼色,想要告知他别上当,这种赝品也就是二三百的价格,一千五出手完全坑人啊。

可惜林飞就像是眼瞎一般,不顾不管,立马掏钱完成了交易。所有人看向他的眼神,已经很肯定了,这人就是傻帽缺心眼啊!非要进坑,谁也拦不住啊。

“行,小子你真有眼光,再见,不许找我退货,否则老子可是会生气啊!”

刘爷阴冷威胁道,扭身叫着跟班乐呵呵走了。

在刘爷看来,虽然赔钱了,但是这晦气已经转接给了林飞,这也是一件喜事。

林飞脸上装作木讷憨傻,心里已经乐开了花!抱着佛像也赶紧撤了。至于现场一大堆人对他的傻帽评价,这厮才不会在意。十几分钟后,他已经脚底抹油般的穿过了三天街,站在了一个偏僻角落的垃圾桶旁边。

眼神还是紧盯着手中抱着的佛像。

此刻他的视线透进去,看的更为细致清晰。

嘭的一声!佛像被摔碎了!林飞瞧着地上一堆陶片中显露的金光,忍不住兴奋的大笑一声。果真,这陶制佛像内暗藏着一块金子,有巴掌大小,而且不是一般的金子,而是狗头金!

狗头金是天然产出的,质地不纯的,颗粒大而形态不规则的块金,形似狗头而得名。这宝贝可不是用含金多少来衡量的,而是其收藏价值,完全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。

近年狗头金的拍卖成交价,可是连连攀升。

林飞的眼睛亮的悚人。

眼见四下无人,他立马将狗头金揣进兜里,转身匆匆走了。

如此宝贝在手,全款买房神马的在他看来,完全都成了轻而易举之事!林飞的心情已经爽歪歪。

他暂时也没去思考自己的透视能力是如何触发的,他只想赶紧将狗头金卖了,然后换成钱去搞定女友一家。拍卖公司做了三年多,他也是熟知一些金银收购场所。

这狗头金价格过百万,能一次性付款收购的人不多,想了想他去了全市最大的金店连锁福隆金店。上次他见福隆金店的老板郑龙去拍卖会求购狗头金镇店,可惜无缘遇见这等宝贝。

林飞打车到了福隆金店总店后,便下车径直进去了。

因为今天金店搞活动,所以里面人很多,熙熙攘攘,看穿戴大多非富即贵,因为总店出售的金饰钻石以及翡翠等物件,均是价格不菲,一般人真心消费不起。林飞一身土鳖装备进去,自然没有多少导购员愿意搭讪,再加他神色有些紧张,还被保安盯住,怀疑是扒手。

林飞快步到了总店角落,回收金银的地方。

此处站立的是一位穿着裙装,姿色不错的妙龄女子,“你好先生,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?”女子笑容有些勉强僵硬的道,明显对林飞这种穿着低劣的男子,没有多少兴趣。

“我想出售一块狗头金。”

林飞如实道。

“狗头金?噗……!”

女子闻言忽然忍不住笑了,美目中尽是鄙夷嘲讽,这等宝贝眼前的土鳖能有?开玩笑啊!“先生,今天店里挺忙,我还有别的工作,希望你不要捣乱了,否则我会叫保安。”

林飞的脸色顿时难看了。

双眼冒出火气!

谁知奇异的透视功能竟然又冒了出来。

被他盯着的妙龄女子,眨眼衣衫变得模糊,然后变作透明!他的视线竟然穿透了进去,一身玲珑身材半分掩藏没有的暴露在了他眼前!白的粉的黑的……让林飞顿时看懵了,鼻血都差点喷出来!

毕竟处男一个,血气方刚,哪能经受如此的诱惑。

女店员见他眼神不对,紧紧盯着自己一些敏感的部位,顿时不悦,“保安!这有个流氓!快来抓走!”一声娇喝,立即奔来两名虎背熊腰的保安,林飞根本不是对手,一下就被按住了身子。

周围的人随即看了过来,吵闹之际,就见金店办公室内走出了一名中年人,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老板,有人谎称有狗头金,故意骚扰我!”

女店员愤慨道。

狗头金?

老板郑龙眼神一亮,当即叫住两名准备将林飞拖出去的保安,道:“这位小兄弟,你真有狗头金?”

“废话,你当我过来没事找抽啊,不过,现在我有也不卖了!”

林飞虽然秉性随和,但现在也被侮辱的出来一股怒火。

“店里人没多少见识,小兄弟还见谅,咱们里面谈吧,你有货的话我不会让你失望的,里面请!”

郑龙客气的道。

堂堂富隆金店的大老板居然亲自道歉,还走过来主动跟他握手,林飞的火气这才稍稍有些控制,毕竟能全价收购狗头金的地方也不多,他也不想跟郑龙闹僵。

于是在众人的视线中,两人一起进了金店办公室。

店里的看戏的顾客,有些施施然的继续购物了,而两名保安和女店员却没离开,似乎认定了林飞就是撒谎泡妞,等会被老板识破,还是逃不了被揍一顿的命运。

“小丽,这混球十有八九就是看你长的漂亮,故意搭讪,一看就是个穷鬼!”

个高保安道。

“废话!咱家小丽可是个大美人,他这手段太低劣了!”

矮个保安也附和献媚道。

惹得女店员妩媚一笑,“等会他被老板轰出来,两位哥哥可要帮我收拾他,这种流氓太不要脸了!”

两人盯着她的上围都是一阵口水猛咽,慌忙点头表决心。

金店办公室内,郑龙反复查看了林飞的狗头金,还让店里的老专家也鉴定了,确实是真的。

按说接下来他应该付给林飞钱完成交易,可郑龙可没这么傻,眼见林飞长的年轻内向,就想唬他一下,压压价格,想罢便道:“小子,这狗头金你如何来的?这玩意可是西疆才有,该不是偷的吧?”

林飞一听就猜出了对方的心思,只是笑也不语,因为他没想到对方这么狡诈,一时没啥对策。

“如果你想私下交易,快点拿钱,咱就便宜点,五十万怎么样?否则我现在就报警,到时候你别解释不清,自己摊上大事。”

郑龙盯着林飞的表情,接着道。

此时一直沉默的林飞,忽然怪异的笑了,仿佛底气很足,还悠然的转身坐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上,一双眼有恃无恐的看向了郑龙,道:“郑老板,问这么透,知道的太多未必就是好事。比如,你能解释下你身上的三个枪疤,一处刀疤的来历吗?人都有秘密,彼此客气点最好,我看你面相最近家里不合,财运受阻,还是应该多做善事,以求早点转运。”

这话说的有些怪异,但郑龙听完神色却是微微一变。

心里更是止不住一惊!

他身上枪疤的事情,知道的人可不多,这是他当年在外省混黑跑路,改头换面来到东海市发展的秘密。再说他最近确实家里老婆和二奶大吵大闹,让他心烦至极,都没心情谈生意了。林飞能一口说出这些,便让郑龙感到了神秘可怕!更是忍不住将他看作了高人。

而这正是林飞想要的效果。

其实枪疤是他透视看到的,而家庭不和,也是他透视发现了郑龙裤兜手机的一条二奶短信确认的,但这些事从他嘴里说出来,就让郑龙震惊了。

两人视线对峙着,终于郑龙笑了,而且是讨好巴结敬畏的笑容!这种老江湖,自然听过一些玄门高人的事迹,一时间也将林飞看作了一些高人的徒弟,赶紧想要拉近彼此的关系,免得落下过节。

林飞子虚乌有的对他的气运指点几句后,让郑龙似懂非懂一脸崇拜,接下来两人便完成了交易,而且狗头金的售价还不低,让林飞大赚一笔。

半个小时后,林飞从办公室走了出去。

两名等待已久的保安,瞬间就冲了上去,立马擒住了他!“小子这次原形毕露了吧?!看老子怎么收拾你,想要泡小丽,你还嫩!”

话说完,啪啪两个响亮的巴掌出现了!

林飞轻佻的笑了。

动手的是随后出来的郑龙,此刻脸色骇人!“你俩找死啊!这位林先生是尊贵的客人,你们还敢动手!今天开始你们被辞退了,给我滚!”郑龙呵斥道,两名挨巴掌的保安顷刻腿发软,脸色惨白如纸!吓得六神无主,万般没有想到,林飞进去再出来,就成了老板的尊贵客人。

难道狗头金是真的?

女店员小丽,更是花容失色!

“以后别狗眼看人低,以貌取人,谢谢方才接待我,这些是小费。”林飞冷笑着将数百块放在了女店员身前,后者极其尴尬难堪,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!而林飞则腰板挺直,懒得再跟她计较,与郑龙道声再见,转身走了。

一前一后,他已经从土鳖成了暴发户,兜里揣了一张二百万的支票。

有了钱又打脸瞧不起自己的人,林飞心情很爽!一看时间,哼着小曲就去见自己女友李芙了,两人约定好的下午一点多在咖啡馆见面,本来为房子首付忧愁的林飞,这次能给女友一个惊喜了。

打车不久就到了咖啡馆,林飞进去后,李芙已经在往常靠窗的老位子上等着他了,两人恋爱三年多,也算是感情不错,虽然李芙有些刁蛮任性,但林飞却没多少厌恶,毕竟他也不是多出众的人。

“小芙,对不起啊,让你等久了。”

林飞笑道。

“没事,首付的事解决没有?”

李芙张口就问道,神色带着一种林飞早已习惯的冷清。

“你猜。”

林飞眯眼嘿嘿笑道。

“猜什么?肯定没凑够吧?没事,我已经习惯了,也没幻想你能搞定二十多万的首付。”李芙撇嘴道,拿起咖啡喝了一口,谁知就在这时却见林飞从兜里掏出了一张支票,然后美滋滋的放在了桌子上。

“二百万,给你一个惊喜!”

林飞得意道。

但李芙的表情没有多少变化,两指捏住支票端详一眼,再次丢在了桌子上,“假的吧?”

“真的,刚从福隆金店拿来的啊!你男朋友牛掰吧?”

林飞邀功的道,然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,至于与同学苏恒的不快,却没提。

原本他认为李芙听后,最起码要给他一个亲亲,然后抱着他兴高采烈的一阵献媚和夸赞,但没想到李芙不仅没激动,还呵呵冷笑了两声,“编完了?林飞你认为我是傻子啊?淘个佛像就能摔出狗头金,然后换成大钱,这故事太侮辱我智商了吧?”

“……我说的是真的……”

林飞无语了。

“好了,打住吧!林飞咱俩分手吧!我不想过穷日子,也不想养你家两个没任何保障的父母,虽然我家也不富裕,但我有学历有姿色还年轻,这都是我的资本,我再不想浪费在你身上了!我姑给我介绍了一个男友,家里有个小公司,年收三十多万,有房有车,年龄大点我也喜欢,再见吧,以后交了女朋友,别再编造这些可笑的谎话了。”

说完李芙便起身,走了!

连一句解释的机会也不留!

留下原地的林飞一脸僵硬木然……

三年的感情就这么被对方唾弃了?而且还是大义凛然的唾弃!就仿佛她被林飞缠着浪费了多少青春!耽误了多少傍大款的机会!林飞想哭想笑难受至极,脸色变得狰狞又变得如同死灰!自己曾经信仰的爱情,一瞬间就屁都不是,成了一厢情愿!

他拦不住离去的李芙,也不想去拦!对方让他感到羞耻和恶心!

几分钟后,他一口喝尽苦咖啡,站起身走了。

双眼中闪现一缕狠色!

既然有这么多的人瞧不起他,林飞从今天开始,就要让这些人都去后悔,他不想再这么窝窝囊囊活着了。今天开始他就要换个活法,证明自己!

半个小时后,坐在一辆沃尔沃车内的李芙手机接到了一个短信,提示银行卡多了二百万。登时李芙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,嘴巴止不住的张圆了!但银行卡不是她的,而是林飞的工资卡,对方的工资收入以及花销一直都被李芙把持,所以银行卡数额变动的提示短信从来都是发到李芙的手机上。

二百万就这么跟自己擦肩而过了!

李芙恨不能扇自己一巴掌!

看看身边大自己十岁,长的又老又丑,还爱酗酒抽烟骂她脏话的新男友,再对比以往对她逆来顺受,宠爱非常的林飞,李芙咯吱咬下牙齿,气的已经脸色煞白……

而另一边的林飞,已经上了回家的公交。

他坐在后座的角落里,前面是一位风姿卓越的少妇,正在专心的玩手机,林飞眯起眼想要看看她手机上玩的什么,却不料透视异能再次出现了,对方一身波西米亚长裙,变得透明消失了。

嘀嗒!

林飞这次终于没忍住,鼻血流了出来!

因为这少妇的身材太惹火了……

小提示:
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查看更多

下次还可通过公众号“最近阅读”按钮继续阅读本书后续章节

↓↓↓↓


举报 | 1楼 回复